解读 | 风口红利加持,磨憨—磨丁或成老中经贸风向标,专家领导盼合作区绘就国际口岸新蓝本

近日,中国-老挝合作论坛以线下会场线上形式召开。会议由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RCEP产业合作委员会、老挝驻华大使馆、老挝国家工商会联合主办,两国多地分别设置分会场。老挝驻华大使坎葆·恩塔万、老挝工贸部副部长马诺通·翁赛、老挝国家工商会副会长塔诺松·珀纳曼出席会议发言。

1.jpg

△中国—老挝合作论坛以线下线上形式召开


会议上,各部门领导多次提及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对于增进老挝与中国合作有着重要意义。回顾过去几年的发展,老挝和中国之间的经贸合作在逐年深化,而老挝在针对经济特区、工业园区、物流园区等项目的建设上尤为关注。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作为老挝首个,中国第二个正式批准的跨境经济合作区。近年来,为中老双方合作关系作出了宝贵切实的贡献,伴随中老铁路通车后的互联互通及RCEP实施后在各国区域开放中的受益政策,让中老经济合作区迈入全新台阶,彻底成为中老两国关系的“粘合剂”。

聚焦之下未艾方兴

合作区因何成为两国合作关键

首先,合作区的关键因素在于地理环境占优势,磨憨为中方一侧,磨丁为老方一侧,彼此相连,是中老两国目前互通的唯一陆上通道,无论是物流、人流、资金流都需要经此而过。合作区只要保持通道的畅通无阻,便能保持合作区向上的发展趋势,届时也可从“通道经济”向“口岸经济”作出转变,再促使合作区逐步转型为产业经济,顺势带动沿边经济的大增长。目前,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内已开始布局各项国际化产业,从工业园区,物流枢纽、国际金融到文化旅游、医疗教育、加工制造等多个行业。尤其在中老铁路国际货运业务开通后,这一发展局面更是得到质的升级。于此,中国通过合作区的优势区位,南下可以顺利开拓东南亚市场,由此加深中国-东盟间的贸易合作,而老挝通过合作区北上可以迈入中国广袤的市场空间,大力发展进出口贸易,以此刺激国内社会经济的复苏。

2.jpg


3.jpg

△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已布局多个产业板块,通过口岸优势放大合作区发展优势,上图为磨憨站货场,下图为入驻磨丁纺织工厂


其次,合作区的关键因素还在于各类优惠政策的实施,以磨丁经济特区为例,老挝为提升北部区域经济发展,先后给予磨丁多项特殊政策的发展优势,竭力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从金融政策的货币交易到特区建设的材料、劳工进出,以及外企进入特区的免税政策等一系列发展红利配套。当然,也正是中老两国对合作区发展的高度重视,及大量资源分配的侧重,才使得合作区得以在两国关系发展上勇猛发力。

疫后如何破局?

磨憨-磨丁既是“瞭望塔”

亦是“破冰石”

昆明托管磨憨所释放的发展信号强烈,滇中城市与口岸城市的联动,给正在努力建设的合作区及中老双方带来了极大的曙光与希望。两区的联动发展间接性放大了中老铁路运输效益,如东盟国家出口的水果经过合作区加工后,再进入云南通过昆明成熟路网系统发送至全中国,成本降低,利益最大化,这也是中老两国在疫情环境之下逐步探索出来的经济通道。在中老铁路通车常态化后,云南开始针对中老铁路沿线建设工作,并且制定了《中老铁路三年行动计划》,从铁路沿线设施完善建设到发展多式联运及优势互补扩大自身资源等不同方面,推动中老铁路持续发挥效益。

4.jpg


5.jpg

△伴随中老铁路货运开通、RCEP正式实施、昆明托管磨憨等一系列政策实施,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发展步入“快车道”


如今国际局势动荡多变,但在中老命运共同体框架下,中国同老挝的合作关系仍然只升不减。伴随老泰铁路互联互通,中国对外贸易深入东南亚腹地,铁路运输下的低成本及高时效,推动更多东盟国家及地区选择中老铁路这一运输线路。中老高速的建设达成后,老挝陆联的南北动脉亦将打通,由于地理区位的不可替代性,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仍是盘踞在CAFTA/RCEP/GMS体系下的贸易核心之地,中国同东盟(中南半岛)市场的变化可通过研究合作区贸易的变化洞察体现,充当市场信号的“瞭望塔”功能,疫情的发展尚未可知,但就贸易进出口的庞大数据而言,未来几年磨憨-磨丁依旧是中老两国经贸发展的“破冰石”。

6.gif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672号